刘女士说
2018-01-04 09:2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昨天下午,记者来到盛世汉桥教育公司的办公地址。办公区内,另一名有类似经历的家长也正在进行交涉。一名男子向记者揭露说,这家公司根本不具备择校的能力,已经骗了不少人,而且公司资金出现问题,正拆东墙补西墙地给会员退费。而大厦的一名工作人员也表示,这家公司确实拖欠了房租,法人已联系不上。

尽管是教育公司,但记者没有看到学员,只有几名自称与公司经营业务无关的工作人员。

刘女士的孩子今年要上小学,他们向往海淀和西城的两所重点小学,但按照政策,孩子不具备入学资格。去年底,刘女士在网上搜索到盛世汉桥教育公司,可以提供学生就学突破服务。我们没好好读书,吃了很多亏,所以希望孩子能进一所好学校。刘女士的父亲说出了一家人的初衷。

同时,孩子家长也应认识到,不能打着望子成龙的旗号钻空子、打擦边球。假设有的机构真能择校,家长参与其中就属于共谋,需承担相应责任和处罚。现在有些人明知违法,但如果达到目的,就不声张。如果没达到目的,就为自己申冤,这对其他人不公平。熊丙奇说,不想蒙受经济损失,想让孩子的入学权益得到保障,就要遵循公平的规则。

刘女士说,由于孩子还小,不用接受升学培训,所以签订协议的唯一目的,就是想让这家公司帮忙择校,进入心仪的那两所重点小学。去年12月28日,刘女士和父亲再次来到该公司,双方签订了第三方服务启动协议。因为进入目标校的几率并不是百分之百,需要公司引荐的第三方人士介入,这样成功率将大大提升。刘女士说:他们举了大量成功案例,还说万一不成功,第三方会在10个工作日内全额退款。如果不退款,公司会垫钱退给家长。在合同签订的第二天,刘女士将凑来的22万元打给了第三方周某。

今年5月,本着做两手准备的心理,刘女士通过正常渠道给孩子做了幼升小信息采集。周某得知这个消息时还有点不高兴,说我们太心急了。后来他又说,报名了也没关系,他有能力帮我们调剂。7月中旬,择校没办成的消息传来,刘女士要求退款,周某称再等等。8月底开学在即,周某称仍在运作。9月1日,刘女士再次联系他时,周某已经不接电话了。

刘女士说,公司法人正四处筹钱退费,但他们感觉希望渺茫。刘女士坦言自己追悔莫及,折腾了一大圈,孩子还是上了家门口的小学。

这名副总表示,刘女士已接受择校咨询服务,孩子也上了语文、数学等培训课。但话音刚落,刘女士父亲立即反问,孩子刚幼儿园毕业,上什么学科培训?他一节课都没上。这位副总反驳称:你自称是学员家属,但身份无法核实,既然不是我们合同约定的服务对象,我跟你说不着。

昨晚,甘家口派出所一民警告诉记者,警方已多次出警协调此事,建议当事双方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。

在后续接触中,这家公司透露,公司掌握升学辅导资源,能最大限度帮助会员实现升学愿望。经多次沟通,去年12月15日,刘女士与公司签订了学生综合服务私人定制协议,并支付了10万元会员费。

下午4点,盛世汉桥教育公司的一名副总回到办公区。他说,公司在工商局备案具备相关培训资质。但记者搜索的资料显示,该公司属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,经营范围仅限教育咨询。

刘女士父亲很后悔,交钱时我们也担心,心里很矛盾,但望子成龙心切,还是决定试试。他说,家里积蓄不多,32万是全家凑出来的。连我岳母都掏了13万,那是她的养老钱呐,如今也连累了老人。

昨晚,记者就此事采访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。他认为,在这件事中,公司涉嫌借助培训和招生咨询服务从事欺诈活动。根据国家有关规定,教育机构不得对招生培训效果作出承诺,更不能作出非法承诺及虚假宣传,对此有关方面应予以打击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angmaru.cn 版权所有